筆趣庫 > 全球高武 > 正文 第867章 王戰之地起源
    魔都地窟。

    希望城原址,此刻正在重建的不是希望城,而是貓宮。

    方平是真的要給蒼貓建一座宮殿。

    大量的武者,此刻都在忙碌著。

    郭圣泉幾人,這時候都在這里坐鎮。

    簡陋的臨時大廳中,郭圣泉看了一眼方平,有些驚嘆道:“感覺你又變強了!”

    這速度,太快了!

    方平搖頭道:“還好,就是本源道微微有了點頭緒,實力上的提升倒是不明顯。”

    對他而言,氣血提升一兩千卡,不值得注意。

    郭圣泉說的,大概是他最近氣血提升了一些。

    不過對方平而言,幾千卡氣血的提升,遠沒有本源道有了頭緒更重要。

    郭圣泉無言以對,接著岔開話題道:“前兩日,狡來過希望城一次,結果沒看到你,很快就離開了!”

    “沒說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魔都地窟最近沒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沒大事,一些中低品地窟武者想暴動,被鎮壓了!”

    郭圣泉說的淡然,實際上事情比他說的嚴重。

    魔都地窟數千萬人口,武者極多。

    一部分被趕走了,一部分則是留了下來。

    人類沒有屠殺,可也沒有手軟。

    就在方平沒來的這些時日,一批強者鐵血鎮壓四方,擊殺的中低品武者超過了10萬人!

    魔都地窟,現在中品武者幾乎為之一空!

    大量的低品武者和普通人,也被迫遷離,朝御海山一帶遷移。

    希望城千里范圍,不允許任何地窟人類生存!

    強行遷移這些人,也造成了一定的動蕩,魔武、武安軍、星落軍、鎮國軍……

    這些武者,紛紛出手,這些日子前前后后斬殺的地窟人類恐怕有數十萬之巨!

    血流成河!

    這些事,方平有所耳聞,卻是沒太去管。

    幾千萬地窟人類,人類一方雖然不至于真的屠滅,可也不會太客氣,有威脅的,不聽話的,通通擊殺。

    這時候,可沒有懷柔一說。

    人類還沒到這時候!

    哪天真打下了地窟,那還可以慢慢去教化,可現在只是在魔都少數幾地占據優勢,也沒這個時間和精力去懷柔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魔都地窟要經營成我們的另一個大本營!”

    方平還是頗為重視的,又道:“另外,聽說最近禁忌海有些暴動,發生了什么嗎?”

    “禁忌海這邊……”

    郭圣泉想了想才道:“我懷疑狡來這,和禁忌海有點關系!禁忌海近期的確有些暴動,海岸線那邊,以前很少有妖族出現,現在卻是頻頻看到海中妖族現身。”

    “這事是值得重視……看來蒼貓不能一直待在地球,蒼貓在這,海中妖族不敢上岸。”

    郭圣泉失笑道:“這個……它真的可以做到嗎?它要是釋放一下威壓,那倒是可以震懾四方,怕就怕它嫌麻煩,或者干脆想要妖獸過來,送到嘴邊吃一點,還真未必會這么做。”

    方平一聽這話,也是失笑。

    別說,這可能真的有。

    就蒼貓那性格,指不定等著這些妖獸送上門給它吃,哪會特意驅趕。

    “再看吧!那我先去找狡了,在禁忌海還是在哪?”

    “可能在界域之地那邊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我知道了,郭校長,魔都地窟這邊你們多上心,有事隨時通知我們!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兩人交流了一陣,方平迅速朝界域之地那邊趕去。

    蒼貓不在,狡回去當自己的山大王可能性最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界域之地。

    當感應到了方平的氣息,狡躲在陰暗處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大概過了七八秒,狡好像沒感應到大貓的存在,這才嘶吼一聲,宣示自己的存在!

    那只貓,沒回來!

    好事!

    狡現在那是怕了那只貓了,這只貓太可惡了,走的時候也不通知自己,狡現在那是滿心的悲痛。

    自己在禁忌海中游泳了好幾天,差點被海中妖族給吞了。

    經歷了九死一生,它總算是逃到了界域之地。

    而這一切,都是那只貓害的!

    它把自己丟到了禁忌海,居然跑了!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狡嘶吼起來,發泄著心中的不滿,該死的貓,下次別讓自己看見它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片刻后。

    方平看到了狡。

    這時候的狡,金光燦燦,氣勢勃發,倒是真有點強者的范。

    巨大的身形,也不收斂,看起來比之前突破的時候更高大了。

    方平感應了一番,這家伙可能踏入本源道了!

    這才幾天?

    看來之前吞噬了不少妖族,加上在禁忌海流浪了一番,實力進步很大。

    “狡兄!”

    方平熱情洋溢,隔著老遠招手打了聲招呼。

    狡矜持地點了點大腦袋,以作回應。

    方平見狀有些好笑,這家伙該慫的時候嚇得差點失禁,這沒威脅了,又開始保持自己高冷的妖王范了。

    “狡兄,前幾日有點事,沒來這邊,聽說狡兄去希望城找我,是有事要說?”

    “廚子……”

    狡現在也習慣了傳音,聲音比較深沉,方平卻是聽出了其中的偽裝。

    這家伙故作深沉呢!

    “廚子,貓呢?”

    狡第一時間問了一句,保持高傲姿態,一副隨便問問的表情。

    方平笑道:“蒼貓?蒼貓在后面,準備待會進來……”

    狡忽然大臉垮了下來,迅速傳音道:“它去人類世界沒多久,廚子……不要這么快讓它回來……”

    方平憋笑,也不繼續嚇唬它,問道:“到底什么事?蒼貓這邊,我會想辦法讓它在地球住一段時間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!”

    狡松了口氣,廚子最好帶著那只貓都別進來了。

    其實它是不想遇到這倆家伙的!

    廚子也好,蒼貓也好,都走的遠遠的,它安安心心地當自己的妖王就好了。

    狡心里想著,繼續傳音道:“是禁忌海!禁忌海深處有個島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那只大烏鴉在的島?”

    蒼貓去地球找鈴鐺,就是為了對付這只大烏鴉的。

    這個島,當年就是蒼貓的釣魚場。

    “對,就是那個!”

    狡迅速道:“最近,那只貓一走,島上有動靜!那只大烏鴉好像離開了幾日……前兩天回來了,一回來,禁忌海中,大量妖族匯聚在島嶼上,好像要出征……

    前些天,本王被妖族追殺……不是,本王追殺幾頭妖族……”

    狡暗呼僥幸,差點說漏嘴了。

    糾正了一下,這才繼續道:“本王追殺幾頭妖族,發現禁忌海深處,好像還有妖族在交戰,很多很多,一片區域的海水都成了血紅色了!

    廚子,它們距離南七域不過萬里之地,不會殺到南七域來吧?”

    狡找方平,就是為了這事。

    南七域,現在可是它的地盤。

    可最近,禁忌海中妖族征伐不斷,死傷慘重,大戰到現在都沒結束,狡擔心那些家伙殺到了南七域來。

    界域之地之前倒是有4位九品妖族,加上狡足足5位。

    可之前死了兩位,如今加上狡也就3位。

    南七域妖族,隨著兩大禁地消亡,妖族實力進入了最低谷期。

    狡是真的有些擔心!

    非但如此,狡又道:“廚子,界域之地內圍的,真是你家老祖嗎?”

    狡有些懷疑了!

    可能不是的!

    它問過蒼貓的,蒼貓壓根不知道這事。

    方平笑道:“是不是的,有區別嗎?狡兄,直說吧,界域之地是不是也出事了?”

    “里面有個老頭……”

    狡回頭看了一眼界壁,現在的界壁看不到里面,可之前它看到了。

    “一個老頭……把自己埋在了不滅物質里面……前些天生命潮汐爆發,老頭睜眼了,好像在說話……本王沒聽懂,也沒聽到。

    可界域之地其它妖族,好像聽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狡現在有些憂心忡忡了,“它們好像聽到了老頭說什么,就昨天,暴熊下海了!它都沒告知本王,就下了禁忌海……

    之前暴熊不敢入禁忌海的,一直留在了界域之地。

    可昨天它走了,好像是往禁忌海深處游……廚子,它是不是去找別的妖王了?”

    界域之地這些年,并非真的只有先前的那些九品妖族。

    很多妖族,到了九品境之后,就入了禁忌海,離開了界域之地。

    而現在,界域之地剩余的兩位九品妖族,其中一位直接離開了。

    狡不得不擔心!

    這個妖王當的,有些沒滋味了。

    九品妖族,現在就倆了,它還在其中。

    剩下的不是妖獸,是一株被蒼貓嫌棄的妖植。

    妖植一般不會入海,哪怕從界域之地走出去,也會去御海山。

    想到這,狡又道:“嗜血樹這幾日也有些不對勁,好像要去御海山,一直往那邊跑……廚子,它們是不是要背叛本王?”

    狡很郁悶!

    這妖王才當幾天啊!

    可現在呢?

    兩位九品妖王,一個下了禁忌海,一個好像也要跑。

    方平聞言微微凝眉,看向界壁處,沉聲道:“你說,它們是在看到老頭說話之后,才開始有些變故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“你沒聽到聲音?”

    “沒聽到。”

    “括蒼山,御獸宗……”

    方平心中泛起這念頭,括蒼山的公涓子也有動靜了?

    這是要讓界域之地的妖族回來了嗎?

    當初戰王就說過,有些界域之地,未必有活人麾下了,可出山的時候,也許會出來不少妖族麾下。

    界域之地的妖族,其實都算是家養的。

    而這些妖族,到了一定的境界,不會繼續留在界域之地,而是會進入禁忌海,遠走他鄉。

    現在,公涓子為自己出山做準備了嗎?

    想到這,方平忽然上前一步,盯著界壁看了一眼,接著,身上氣息變了一下,轉變成了姚成軍的。

    界壁,微微顫動起來。

    “北海大帝可在?”

    方平聲音浩蕩,也不進入洞天之內,就在外圍待著。

    蒼貓說過,它回不去,那是因為現在它進去,可能會把界壁徹底破碎了。

    而公涓子也出不來,不是真的出不來,而是出來了,界壁也有可能徹底破碎,那公涓子就沒有現在的藏身地了。

    公涓子雖然和玄明天帝這些人同時代存在,不過應該沒他們古老。

    這家伙不會建造天外天,只會建造界域之地,說明他不會弄那個。

    天外天的那些大帝,要更古老一些。

    方平也不敢貿然闖入內圍,以免對方出手,自己無力反抗。

    外圍,倒是好一些。

    公涓子要是出來,那界壁就破碎了,他就得提前出世,現在老古董都沒出世,他一個人出山,可能會遭到大量強者的圍殺。

    內圍,一片寂靜。

    方平再次喊道:“方某乃是人皇門徒,和蒼貓也熟悉,前輩若是能回話,不如和方平談幾句如何?”

    “蒼貓……”

    這一聲蒼老聲,夾雜著很多的無奈。

    蒼貓,那只貓居然跑了!

    方平攪動了界壁,讓界壁薄弱了許多,此刻的公涓子,也可以傳音出來了。

    界壁,漸漸清晰了起來。

    很快,一座如同天南界域之地那樣的天宮建筑呈現了出來。

    而這,同樣出現的還有一團如同曜日般的金色巨大金團。

    金團中,方平可以看到一道身影,并不是太清晰。

    想必這就是公涓子了!

    他在融合自己的肉身和精神力!

    蒼貓也說過,不滅湖中有公涓子肉身的,不過公涓子不知道是精神力強大,撐破了肉身還是肉身腐朽,不得不用不滅物質蘊養肉身到現在。

    “小友是……”

    金色不滅團,距離方平很遠,漂浮在天宮之上。

    此刻,界壁處卻是好像投射出一道虛影。

    一位仙風道骨的老者,背負雙手,漂浮在界壁附近。

    這不是公涓子本人,而是他的精神力投影。

    方平微微色變,精神力的確很強大!

    他隱約有點感受,這不是真實的精神力,就是投影!

    一種映射,而非精神力切割的那種。

    “見過前輩!”

    對公涓子,方平還算客氣。

    對方和蒼貓生活了很多年,而且界域之地的老古董,其實相對而言,要比天外天的也要好一些。

    再加上界域之地出入口不在地球,方平倒是沒那么囂張。

    行了一禮,方平開門見山道:“前輩,蒼貓說前輩乃是括蒼山之主,曾豢養大量妖族,如今界域之地妖族入禁忌海,是為了召回括蒼山的妖族?”

    公涓子沒急著說話,仔細大量了方平一番,隔著界壁,他感受的不清晰。

    可此刻,虛幻的投影還是有些波動。

    方平的氣息,他覺得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許久,公涓子忽然道:“你……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公涓子好像不太確定,方平則是笑道:“前輩是否覺得有些熟悉?前輩還記得萬源殿嗎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公涓子虛影嘭地一聲破碎!

    下一刻,又一道虛影凝現。

    不止如此,空中的金色光團迅速朝這邊移動而來。

    精神力投影劇烈波動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不,不應該!”

    “你們不是隨著天界一起消亡了嗎?”

    “怎么會出現!”

    “天界已消亡,你們昔年不是和天界一起墜落了嗎?和皇者一起消失了……不會的……”

    下一刻,不滅物質湖直接貼到了界壁上。

    公涓子好像想出來,想仔細辨別一下。

    可很快,他放棄了這個打算。

    現在出來,他就前功盡棄,括蒼山的防御體系會崩潰的。

    “你進來……”

    方平笑道:“進去就不用了!這么看來,前輩的確認識我了?”

    他也不說自己可以轉變氣息,沒這個必要。

    老姚那邊,現在也不會來這,先問清楚一些情況再說。

    “老夫不知你是不是他……”

    公涓子聲音滄桑,囈語般道:“昔年,蒼貓撿到了萬源殿,據說來自天界存在時期。老夫成道時間較晚,地皇神朝期間,老夫才正式成道,比莫問劍稍早一些年月罷了。

    蒼貓也不知萬源殿究竟是何人之物,老夫卻是在其中學到了一篇有關靈識的鍛造之法。

    之后,老夫便開始鉆研靈識之道,昔年,老夫并非專精靈識一道……”

    他學到功法的時候,其實實力也不弱了,雖然還沒正式到帝級,可只差一步罷了。

    之后,他學了功法,開始走精神力為主的道路,也正式跨入了帝級,開創了括蒼山一脈。

    “這么說,前輩也不知自己學到的功法究竟是何人的?”

    “老夫不知,并未留名。功法倒是有名,《靈識道典》,這也是老夫見過最為行險的一種法訣,萬源殿和道典之上,有些氣息殘留……和你現在……老夫現在身處洞天之內,感應不清晰,有些相似之處。”

    公涓子的虛影訴說著,很快恢復了鎮定,緩緩道:“不過昔年蒼貓也曾說過,主人早已隕落,所以老夫才學了道典,也改了一些,后來,創造了《括蒼寶典》。”

    公涓子有些唏噓,卻是沒有再說下去。

    方平卻是笑道:“前輩,那《靈識道典》,可否讓方某一觀?”

    “你可進來,若是真是前輩轉世,老夫自然會物歸原主!”

    方平笑道:“那算了,回頭有時間,我讓蒼貓陪我一起來拿好了!”

    他可不會進去!

    誰知道這老頭子不會出手。

    張濤也說了,現在不進去最好,以免出現麻煩。

    之前,張濤還是準備讓他進去的,后來也不知道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方平不再說這個,深吸一口氣道:“前輩召回妖族,是準備出山了?”

    “時候到了。”

    公涓子并不否認。

    “那方某有點不解,出山,這些妖族,沒到真神境,對前輩助力有限,為何要召回妖族?”

    公涓子淡淡道:“亂世將至……這并非一蹴而就!老夫身為帝尊,不到大道呈現之日,豈會輕易下場。”

    方平了然,笑道:“這么說,不到那一天,前輩這些人物,都不會親自下場了?”

    “是也不是!吾等等待多年,就是為了大道呈現之日!在這之前……身死道消,誰也不會愿意!然亂世已至,坐等大道呈現,并非明智之選!”

    公涓子說的也明白,雖然他們不會在皇者大道呈現之前多番出手,多番現身,可麾下的勢力不會無動于衷。

    至于是和敵對勢力廝殺,還是有別的目的,這個他不說,方平也沒問。

    方平笑了笑,又道:“當年前輩沒讓括蒼山中的真神強者出山嗎?“

    “括蒼山,除老夫,并無其他人!”

    公涓子淡淡道:“你既然和蒼貓熟悉,當知曉這些!”

    “所有洞天都這樣?”

    “并非如此!”

    公涓子淡漠道:“昔年,因吾門下眾人,可御獸,大戰開啟,括蒼山門徒,大多前往大戰之地參戰……大多身死。”

    “那據說那一戰,有妖獸叛逃,又是為何?”

    說起這個,公涓子忽然道:“此事,定是有人暗中出手!你若是萬源殿之主……小心一些!昔年,《括蒼寶典》被敵人所破,老夫當年就在猜測,是否有人熟知《括蒼寶典》?

    可寶典乃是老夫獨自創造,門人弟子所學,也只是皮毛,豈能被人破除。

    而寶典源自《靈識道典》,既然不是熟知寶典,那就是知曉道典,甚至知曉其中破綻……

    萬源殿之主……老夫曾懷疑,是否是他還未隕落,暗中出手!

    不過真要是萬源殿之主出手,昔年也許就不是混亂,讓妖獸逃離,而是背叛,直接反殺吾等……”

    當年的妖族,只是混亂,逃離了大戰區域。

    并未反殺這些人,這代表對方哪怕知曉破綻,也只是知曉,還做不到直接破除,將這些妖族納為己有。

    公涓子這些年也曾想過很多次,應該不是道典主人出手,也許是他的門人,也許是他的朋友,或者和對方關系親近的人。

    要不然,這種道典,也很難被人知道其中的一些東西。

    他的《括蒼寶典》,基礎就是道典,萬變不離其宗,大體上還是有很多相似之處的。

    方平若所有思,笑道:“多謝前輩提醒!晚輩還有一事相詢,王戰之地……也就是當年前輩們大戰的地方,到底有什么?

    如今,不少地窟真神都聚集在那,難不成真的只是為了二王的本源道?

    真要如此,說句難聽的,前輩們的處境未必比王戰之地好,覬覦前輩們大道本源的強者,恐怕也并非沒有。”

    公涓子沉默了片刻,緩緩道:“當年之所以選擇在那處交戰,因為那是天植和天命的寢宮所在!這二人,之前一直不和,敵對數百年!

    可那時候,忽然合攏,聚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有傳聞,此二人得到了地皇當年留下的一些東西,一些可能和皇道境有關的東西。

    一開始,吾等前往他們的帝宮,并非為了交戰,只是為了逼迫二人交出地皇遺留之物……”

    公涓子深深道:“當年,吾等也未曾想到,大戰會爆發的如此之快!原本只是一次逼宮之行,最終卻是演變成了亂戰……”

    這一點,方平再次和之前的線索對上了!

    當初去玄德洞天,他就覺得大戰爆發的太快,八卦雜志都在桌上,顯然一開始是沒準備好大戰的。

    可很快,大戰爆發,門人都來不及收拾這些,結果全軍覆沒了。

    “這個方平倒是知道一些,據說是一些人暗中唆使,挑起了這次大戰,前輩是否知曉是誰的手筆?”

    公涓子嘆息道:“其實吾等也感受到了,原本不至于在那時候爆發帝尊生死之戰,可當初,有幾人率先出手,天植、天命二人,不知是否是其中一員,率領地皇神朝余孽,與吾等生死搏殺……

    大戰瞬間進入了炙熱化,各方強者感應大戰爆發,紛紛來援,有人暗中推波助瀾,大戰越戰越激烈,到了那時候,已經無法收手。

    最終,一些人僥幸逃生,也是受傷極重,各自回到了山門,開啟了最后的防御……”

    “據晚輩所知,好像有人殺到了山門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!”

    公涓子眼神冷厲道:“一些武者,在吾等大戰之時,破入山門,殺人無數……很多宗派,就此徹底覆滅!括蒼山也有,不過當時蒼貓并未出山,雖未清醒,卻也嚇退了那些人……

    括蒼山無人,一是當初大多出山加入戰斗,二是本就人員不多,一些殘留之人,實力微弱,后來老死于括蒼山。”

    方平微微點頭,這些事倒是弄清楚了。

    王戰之地的戰斗原因,形成原因,現在他都弄明白了。

    配合神三的一番話,他甚至也猜到了誰在讓人攻擊界域之地,誰在暗中挑起了大戰。

    “地皇留下的東西……是什么?”

    方平再次問了一句,公涓子淡淡道:“那時吾等也在逼問,還沒問出,便爆發了大戰,不知究竟是何物!不過當時兩人的帝宮所在,有些異常,恐怕和此物有關!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!”

    方平不再問了,事情差不多弄清楚了。

    括蒼山確實要征召妖族回歸,至于禁忌海妖族亂戰,這個方平也沒辦法,他現在也不會去管禁忌海的事。

    王戰之地確實有東西!

    命王一心要拿下二王,也許不是為了二王的大道,而是為了地皇留下的東西。

    之前世界武道協會要各方八九品武者匯聚,也許也是為了這個。

    看樣子,有些人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也許不知道具體是什么,不過一位皇者的遺留物,讓二王重視的寶物,恐怕也非同尋常。

    這些人,現在讓一些八九品武者進入,恐怕和此物有關。

    “紫蓋山、王戰之地……倒是巧了,現在老古董不出山,都讓絕巔之下的武者去謀奪,是怕提前造成絕巔之戰,隕落了嗎?”

    方平了解了自己需要知曉的信息,剛想離去,忽然道:“前輩,冒昧問一句,控制妖獸,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“其實說穿了也簡單!”

    公涓子這次也沒太隱瞞,“靈識是可以切割的,切割一部分靈識,植入妖獸的靈識之海中,便可控制妖獸。不過昔年被人所破,也和這一點有關!

    對方讓靈識碎片,失去了和吾等的聯系,靈識碎片在妖獸靈識海中爆裂,造成了妖族混亂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!”

    方平瞬間明悟!

    “多謝前輩解惑,方某告辭!”

    方平那是說走就走,身后,狡卻是委屈的像個孩子!

    本王怎么辦?

    本王不是這老頭養的啊!

    本王是妖王!

    可現在……這架勢,這老頭要控制那些妖族,好像要去和其他人開戰,它可不太樂意給別人當屬下,還得被人控制。

    這南七域妖王才當了幾天啊!

    這就算完了?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狡嘶吼了一聲,急忙追上方平,不行啊,廚子走了,它還怎么當妖王,這也太坑妖了吧。()

    。m.

    
冒险丛林怎么玩
美国德州麻将规则 赛车幸运微信群 山西快乐10分走势 河北20选5大星彩 nba比分最低 如何在网上兼职赚钱 永利棋牌官网娱乐 宁夏11选5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 福建麻将多少张牌 甘肃11选5 25选5开奖号码 波克麻将怎么老是输 香港六合彩大全 黑龙江p62玩法 广东麻将牌型图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