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庫 > 全球高武 > 正文 第897章 人魔
    老張遭遇太安天帝,此刻的方平自然不會知道。

    這時候的方平,正在躲避追殺。

    將自己藏在海中礁石后的方平,等頭頂上方一頭巨大的妖獸游蕩走,這才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“還好!”

    “耗著就是了!”

    方平發現,自己收斂氣息還是有用的。

    剛剛那頭妖獸出現,他隔著近百米,提前感應到了一點波動,如此看來,禁忌海雖然遮掩氣息,可距離極近的情況下,或者同在海中,還是可以感應到的。

    而自己,在海中如同石頭,海底礁石不少,只要自己小心點,不造成太大的波動,這些妖族也發現不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帝級強者,能在這待幾天?”

    方平不信帝級強者一直可以待下去,真要如此,禁忌海就不會成為最大的禁地了。

    自己只要找到間隙,就迅速離開此地。

    天大地大,自己哪里去不得。

    心中想著這些的同時,方平手中捏著一塊如同珊瑚般的碎片,眼神微動。

    寶物!

    禁忌海果然是盛產寶物的地方。

    之前的天金蓮,就是產自于禁忌海。

    自己手中這一小塊珊瑚碎片,給他的感覺好像不比一小瓣天金蓮差多少。

    “是個好地方!禁忌海這么大,寶物恐怕不少,這里能下海的妖族,只有八九品,可不會到處都是。”

    心中想著這些,方平眉頭微皺,又來!

    這次只是八品境妖族而已,八品都敢來追殺自己了?

    真以為我不敢反殺你們?

    “找個地方,先修補一下黃金屋,修好了,弄死你們!”

    方平不急著走了,現在走,肯定是防御最嚴的時候,四面八方都是強者。

    修補好了黃金屋,將這些追殺的妖族都給干掉!

    他就不信,八九品的妖族真的不值錢了,到處都是。

    剛好,神兵破碎,自己也需要神兵。

    李老頭又崩碎了一柄,田牧那邊,神兵也崩碎了,自己一直都沒配備上。

    缺口可不小。

    “妖龍的尸體,心核腦核被我打破了,雖然尸體很強,可制造神兵可不行,也好,這些家伙給我送點妖核。”

    想到這,方平小心翼翼地開始在一塊礁石下方挖坑。

    療傷,還是挖個坑最好。

    自己如同石頭,挖坑埋了自己,那些人也找不到自己。

    很快,一個小小的洞口呈現了出來。

    方平緩緩鉆了進去,小心翼翼地將洞口填埋。

    此刻,方平不但要療傷,還得不斷補充不滅物質,維持金身消耗,此地腐蝕之力太嚴重,消耗也是極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方平療傷的同時。

    命王眾人,不少人都已經出了禁忌海。

    禁忌海上空,命王一掌拍出,整個禁忌海好像都微微顫動了一下,當然,那是幻覺,不過造成的余波的確極大,附近幾頭妖獸直接被震碎,漂浮了上來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瘦削老者也騰空而起,怒喝道:“好大的膽子,膽敢殺我無名山妖族!”

    命王皺眉,冷冷道:“放走了方平,你替他償命?”

    “小輩……”

    瘦削老者還沒說完,命王眼神一冷,一掌拍出,直接拍碎了虛空。

    這些上古強者,忘了這是誰的時代了吧?

    作為神陸四大真王殿殿主之一,命王統領天命王庭數百年,可不會忌憚這些家伙,他連二王的主意都在打。

    之前被方平鄙夷了一陣,已經滿心怒火。

    這時候瘦削老者呵斥,命王哪會隱忍。

    虛空破碎,一只潔白如玉的手掌直接遮天蔽日朝老者覆蓋而下。

    老者也是冷哼一聲,揮掌拍去。

    咔擦!

    虛空如同鏡面,直接被兩人擊的粉碎,一道黑色旋渦在海面呈現,不過很快消散。

    禁忌海上空,能量消耗的快,很快會被海水吸納。

    命王再次出手,又是一掌落下,兩人隔空交戰,一時間也是煞氣沸騰。

    此刻,周圍不少強者冒出,有人面帶笑容,有人幸災樂禍,都等著看熱鬧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候,遠處,平靜的海面陡然掀起了滔天巨浪!

    “爾敢!”

    “張濤,你好大的膽子!”

    太安天帝憤怒的吼聲響徹禁忌海!

    張濤竟敢對他出手!

    “太安前輩,切磋一番,何必如此焦躁。”

    張濤的笑聲傳來,下一刻,龍變天帝從海中踏步而出,看向四方,淡漠道:“這二位要切磋,本帝為仲裁,諸位,觀戰可以,不可逾越,誰插手……本帝也不會客氣!”

    “龍變!”

    這時候,海中,太安天帝大怒,切磋?

    誰要和張濤切磋?

    而且張濤一來就是下死手,這也叫切磋?

    龍變天帝居然和張濤聯手了!

    龍變天帝淡漠道:“好好切磋,本帝不插手!太安,你也是老輩帝尊,殺了他便是,本帝不會多說一句,難道你連一小輩也不如?”

    “龍變,你不用激我!此輩敢如此欺我,本帝必殺他!”

    太安天帝一聲怒吼,接著禁忌海被撕裂,海中,形成了一道深淵峽谷。

    太安天帝雙手撕裂了海面,欲要騰空而戰。

    可這時候,張濤卻是笑了一聲,手中竹鞭抽打了下去。

    轟隆!

    一聲巨響,震顫的整個禁忌海晃動了一下,大量的海水倒灌。

    張濤淡笑道:“你我切磋,你我知道就是,何必給他人觀摩,落了你我的顏面。”

    海水落下,眾人只能聽到動靜,卻是無法再看清兩人交手的情況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武王倒是好魄力!”

    命王笑了一聲,笑的玩味,看向瘦削老者,冷漠道:“你……想和本王試試嗎?”

    瘦削老者眼神冷厲,這時候,常融天帝踏空而來,淡笑道:“何必急于一時,人間界人皇……也許該稱之為人王,和太安交手,此等盛況,當觀摩一番才是。”

    兩位帝級交手,這才熱鬧。

    眾人其實也想看看,人間界的這位人王,到底有多強。

    之前聽聞此人在人間界震懾了不少天外天,他們也想看看,他有何能耐震懾四方。

    這一刻,不止這些人,遙遠的地方,也有一些精神力彌漫而來。

    很久沒看到帝級交手了!

    上次張濤和命王這些人交手,都是淺嘗即止,并未死戰到底。

    可今天看來,也許要更激烈一些。

    常融天帝看向守在空中的龍變天帝,笑道:“龍變道友,此事你怎么也參與進來了?”

    他雖然沒有龍變古老,不過相差不多,倒也沒多少忌憚。

    龍變天帝淡淡道:“湊個熱鬧罷了!”

    常融天帝也不介意他的冷淡,笑道:“此人便是張濤吧?老夫之前曾聽聞過幾次,不過據說成就真神沒幾年,沒想到短短時日,真的成就了帝位。”

    剛剛張濤一竹鞭抽下,他就感覺出來了,對方有帝級的實力!

    何為帝級?

    絕巔氣血百萬卡,這就是帝級!

    不管本源大道走沒走到萬米,實際上走不到萬米,也幾乎到不了帝級這個層次。

    萬米增幅2倍!

    帝級強者的基礎氣血,幾乎都有30萬卡以上,33萬卡左右的基礎,走了萬米大道,差不多就是帝級強者了。

    沒走到萬米,想達到百萬卡,那基礎氣血就要更強大。

    這樣的武者,很少。

    張濤不管是哪種情況,如此年歲,成為帝級強者,都足以讓人震撼。

    龍變天帝看向下方,此刻下方的海水波動不斷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,龍變天帝淡漠道:“這就是人道!昔年,諸皇決議,恐怕真的有失公道,人間界并非無天驕,如此決定人仙之分,難怪諸帝不滿。”

    常融嗤笑道:“此事當年也不曾見你在天庭之中說起……”

    龍變瞥了他一眼,懶得多說。

    當年九皇共決,誰敢否定?

    當然,他是不敢的,不過倒是有人敢,戰天帝就敢。

    可最終如何?

    還不是身死道消!

    也只有這些極道天帝,才有這個資格反駁,他當年若是開口,恐怕會被諸皇直接轟出大殿,可不會給他任何顏面。

    再敢多嘴,直接擊殺了他都正常。

    這兩位古老帝尊說著,其他人都沒插話。

    哪怕命王,此刻也默默聽著。

    一些上古往事,他也一無所知,現在多聽聽沒壞處。

    正聽著,下方,禁忌海中,一聲撼天咆哮聲傳來。

    “該死!這是……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聲音消散。

    眾人臉色微變!

    太安天帝好像不敵張濤!

    太安天帝雖然有傷在身,可本質上還是帝級強者,哪怕龍變這幾位,有可能擊敗他,可這事也不能說百分百就一定可以。

    常融蠢蠢欲動,有心想下海一觀。

    龍變天帝陡然爆發氣機!

    這一刻,禁忌海上空,天都被戳破了!

    龍變天帝冷漠道:“諸位還是等待片刻吧,莫要此刻耽誤了切磋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有人輕哼一聲,這是一位真神強者,或者說真王強者,來自天植王庭。

    這一次,這些真王也來了不少。

    對龍變這些人,他們可不熟悉,盡管知道這些人可能都是二王那個時代的強者,他們也不是太在意。

    結果剛哼完,此人臉色一變!

    就在此刻,他面前虛空爆碎!

    一只擎天大手陡然出現,一掌拍落!

    轟隆!

    這位真王強者直接被拍入了海中,海中有金色血花上涌,片刻后,此人騰空而起,臉色鐵青,一臉警惕!

    遠處,龍變天帝淡漠道:“本帝無意和任何人為敵!可本帝有言在先,諸位,還是守點規矩,本帝壽元在即,大限即將到來,臨死之時,不要逼本帝帶走三五好友。”

    此話一出,哪怕常融天帝,也一聲不吭了。

    不值得!

    龍變快死了!

    這時候為了這點小事,和他交手,這家伙一旦發瘋,以他的實力,真能擊殺帝級強者,同歸于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上空氣氛陷入凝滯的時候。

    海中。

    張濤的書本,直接包裹住了兩人,如同方平的黃金屋,將兩人圍在了書本中。

    兩人都落入了巨大的書中交戰!

    張濤如同老師一般,竹鞭一點,書中一個金色大字射出,朝太安大帝殺去。

    金色大字,如同真人,手持各種兵器,列隊朝對方殺去。

    太安天帝此刻臉色劇變!

    “這是諸天萬道!你好大的野心,要走遍諸天萬道!”

    “錯,萬道合流。”

    張濤淡然自若,笑道:“我不走諸天萬道,萬道最終還會合流,這是我的歸一道!”

    “萬道歸一……你野心比我想象的還大!”

    走諸天萬道,那是一道道的走。

    最終,還是萬道。

    可萬道歸一,不但要走,走完了還要合一,更難!

    此人太可怕了!

    太安天帝心中有些驚懼,低喝一聲,手中出現一枚金燦燦的大印,金色大印,瞬間化為山峰大小,一印將張濤點化的金色文字砸碎。

    張濤見狀嘆道:“還是不行,看來這種手段,也就能對付那些弱者了。罷了罷了,萬道既要歸一,分散了,那就不是歸一道了!”

    說罷,那些金色文字,陡然紛紛消失,下一刻,紛紛融入了張濤體內。

    張濤氣息暴漲,這一刻,如同太古巨人,手中竹鞭都脹大了無數倍,一鞭抽向金色大印。

    轟隆!

    一聲鳴響,金色大印的光芒陡然暗淡下來。

    太安天帝眼中閃過一抹痛惜之色,張濤則是笑道:“絕巔境的神兵,很少見到,你倒是運氣不錯。”

    絕巔境的神兵,那是真的太難看到了。

    倒是神器,說起來比絕巔神兵要強的多,可張濤還真見過不少。

    太安天帝冷哼一聲,看向將他包裹的水晶書,冷冷道:“你想殺本帝?”

    “你才知道嗎?”

    “你很狂妄!”

    “是嗎?我可不怎么覺得!張某向來不做沒把握的事,說殺你……那就殺你!”

    此話一出,張濤如同瞬移,眨眼間出現在太安天帝面前,一鞭抽下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聲脆響傳來,太安天帝面部直接被抽成了兩半。

    “小輩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殺你,不用謝我!”

    張濤速度太快了!

    在水晶書中,他好像有特殊的手段,整個空間中出現無數個張濤,好像是殘影,可又都具備殺傷力!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一陣陣鞭抽聲不絕于耳,太安天帝身上漸漸出現一道道裂痕。

    張濤笑聲依舊,四面八方傳來:“不能給人看啊,這要是看到了,你們這些老古董不懂,方平那些小子,滿腦子污穢思想,也許會誤會的……

    我張濤可是教育部部長,豈會有那些污穢心思,這些年輕人啊,偏偏喜歡多想!”

    說罷,無數鞭影密布虛空。

    太安天帝此刻不再出聲,陡然伸出雙手,一把抓住長鞭。

    剛要出力,張濤笑道:“喜歡?那送你吧!”

    轟隆!

    精神力炸裂!

    竹鞭并非實物,而是本源道和精神力、意志力的體現,太安抓住竹鞭可沒用。

    這一聲炸裂傳出,太安天帝雙手瞬間成了枯骨。

    感受到這一切,太安天帝臉色變了。

    這時候,也不再坐以待斃,速度也是突破了極限,破空殺出。

    一道道張濤的虛影被他轟碎!

    張濤好像無處不在,繼續笑道:“老家伙,別掙扎了!你跑不了的!”

    “跑?本帝今日必殺你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兩人邊說邊戰,水晶書幾次出現裂紋,出現一次,外界就會造成巨大的轟鳴,海嘯!

    兩人交戰余波溢散,居然在禁忌海引起了海嘯。

    太安畢竟是帝級強者,哪怕現在不如,也不是弱者,如此三番,張濤雖然占據了一點上風,卻是遲遲無法拿下他。

    感受到時間過去,張濤嘆道:“這么下去,人越來越多,龍變未必可以擋住了!算了,就拿你祭旗吧!”

    話落,空間中,張濤虛影全部消散,只剩下一道真身。

    這一刻,連竹鞭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棄筆從戎,文能安邦,武能定國……竹鞭,那是教化,對待你們,那可不能用教化之道了。”

    張濤依舊帶笑,哪怕太安天帝已經沖殺過來,和他交手,他也不急不躁。

    “30年前,我就想過,當個教書先生,只能救人,不能殺人!可這世道,不殺人,怎么行?”

    “教書育人,是為了盛世,殺人,殺惡人,也是為了盛世!”

    “外王內圣,這才是王道,人道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這時候的張濤和方平一樣,極其絮叨。

    可太安天帝卻是越來越不安!

    越來越驚懼!

    因為隨著張濤的話音說出,他的氣機在變化。

    從一開始的柔和,儒雅,到此刻,則是成了霸道,血腥!

    那濃郁的血腥氣,甚至讓他這位帝級強者都有些惡心干嘔!

    張濤聲音也不再玩味,冷厲道:“不殺,哪來的太平!在人間,我為部長!在外……我為武王!”

    “武王!”

    這兩字一出,張濤好像撕下了平日的偽裝,冷酷的嚇人!

    方平此刻不在,否則看到這一幕,恐怕能驚呆。

    在他的印象中,老張就沒有這么冷酷的時候。

    冷的讓人心中發涼!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一聲暴喝,響徹云霄!

    這一刻,連水晶書都擋不住這濃郁的殺伐之氣。

    李振說他的《破空劍訣》殺氣最重,可這時候,張濤爆發的殺氣,遠比李振更濃郁!

    虛空好像都被凍結住了!

    禁忌海這時候海嘯消失,也仿佛被凍結了。

    書本空間中,太安臉色劇變,二話不說,踏空而起,瘋狂轟擊水晶書,眨眼間打出一道巨大的裂縫,他要離開!

    此人之強,比他想象的更可怕!

    人魔!

    人道,魔道!

    外王內圣,在內為圣,在外為魔,這就是此代人皇!

    “想走?”

    張濤厲笑一聲,雙手血紅,一把擒拿住太安天帝的雙腿,咔擦一聲,直接將他雙腿捏的粉碎。

    太安天帝看都不看,繼續朝裂縫處飛去。

    他不是對手!

    傷勢痊愈,還有把握一戰。

    可此刻,傷勢沒有痊愈,差距就大了,他絕不是此人對手。

    “人皇,本帝回歸太安天,不再參與此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現在認慫?你當我張濤不要臉的嗎?”

    張濤笑的癲狂,遲了!

    太安天帝臉色鐵青,陡然一拳轟向上空,暴吼道:“諸位,助我!再不出手,我死!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聲音剛落,張濤一拳轟中他的后背,整個后背都被打穿了。

    太安天帝眼中厲色一閃,知道逃無可逃,也不再有絲毫僥幸之心,轉身和他浴血廝殺起來!

    兩人身影快的無法捕捉,只有陣陣悶哼傳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禁忌海上空。

    太安天帝一句“再不出手,我死”,頓時讓所有人驚悚!

    一位帝級強者,居然說出這樣的話!

    這一刻,所有人都為之變色,常融天帝臉色陰晴不定,冷冷道:“龍變,此人乃是大患!你若是不再出手,活個三五年也許還可以,到了那時,也可爭取一番!”

    龍變天帝依舊冷漠,“誰敢插手,本帝只殺第一位出手之人!”

    此話一出,眾人臉色詭異。

    龍變天帝極強,真要舍命殺一人,還真有很大可能。

    誰來當這個破局者?

    無人出聲!

    誰也不愿意和一位即將隕落的古老帝尊搏命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龍變天帝冷哼,料到你們不敢!

    不過此刻他也是極為吃驚,張濤竟能殺的太安不顧顏面,公開求救,此人怎會如此強大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空眾人不敢異動。

    下方,張濤見無人插手,暢笑一聲。

    “你們也配當棋手!一群自以為是的家伙罷了,可笑!”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一聲厲喝,張濤手中出現一柄血紅色的長刀,一刀斬中對方的脖頸!

    太安天帝腦袋直接掉落,可這一刻,卻是精神力劇烈波動,張濤眼神一黯,下一刻,出現在一個黑屋子之中。

    “本源空間?”

    “可笑!”

    張濤笑的不知所以!

    和我比拼意志,比拼精神力強弱?

    找死呢!

    轟隆!

    張濤一拳轟出,黑色的本源空間顫抖了一下,空間中,完好無損的太安天帝身影陡然龜裂,厲聲道: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肉身強大,精神力強大,意志力強大,此人短短幾十年時間,如何能修到這等無死角的地步?

    “你垃圾,不代表所有人都垃圾!”

    張濤再次冷笑出聲,直奔對方而去,半道上轟出數拳,打的本源空間出現一道道巨大的裂痕!

    “滾出去!”

    太安天帝驚恐,他錯了!

    他沒料到對方精神力和意志力這么強,現在算是引狼入室了!

    “請君入甕簡單,想趕我走……那可就難了!”

    張濤呵呵一笑,此刻人已趕至,又是一拳轟出,將對方轟的四分五裂!

    今日屠帝!

    PS:第三更遲一點,被人虐菜中……

    
冒险丛林怎么玩
排列三吧 中超球队 今天打麻将的最佳方位 彩票25选7开奖结果 长沙麻将攻略 山西11选5开奖记录 20选5 福建36选7开奖视频 六合宝典 离线单机麻将单机游戏 贵州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龙江福彩p62基本走势图 什么麻将游戏有好友房 天天捕鸟破解版下载 贵州微乐捉鸡麻将下 快乐十分如何买最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