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仙武帝尊 > 正文 第两千三百九十九章 一念永恒
    清晨的恒岳宗,颇有活力,世间的净土,随太阳冉冉升起,多了诸多人间烟火,?#20102;?#37266;来的人,多已伸着懒腰出了洞府,嗅着清新的灵力,神色惬意,有一种说不出的安逸。

    比起外界,玉女峰巅的一幕,就极为血腥了。

    所谓血腥,是指叶大少,如劳.改?#25913;?#33324;抱着头,蔫不拉几的蹲在地上,额青脸肿熊猫眼,如瀑的黑发,被挠的跟鸡窝似的,还是一个鼻孔流血,一?#31080;?#30693;,这是被人揍了啊!

    至此,他都不知为嘛挨揍,也不知众位神将,哪来这?#21019;?#28779;气,完全没把他当人看,一顿爆锤,锤的他怀疑人生。

    “恒岳宗,多人才啊!”

    “年轻就是好,这般的有活力,就如我等的当年。”

    “老了老了。”

    再看众神将,?#25512;?#26377;情调了,你一言我一语,欣赏着恒岳美景,缅怀着扯淡的人生,一个个的,跟没事儿人似的。

    可以得见,每一人的脸上,都板板整整刻着一个大大的爽字,锤的虽是叶辰,但都把他当做帝尊揍,前所未有的爽。

    绝代如三生和帝萱,就含蓄多了,并未参与打人,一人握着一面小镜子,在对着小镜子,打理着自己稍有凌乱的秀发,自始至终,也都跟没事儿人似的,就是跑来看人挨揍的。

    “娘亲,?#31995;?#35980;似挨揍了呀!”下方,?#35835;?#25196;着小脑袋瓜,美眸扑闪扑闪的,那血腥的一幕,她是从头看到尾的。

    “看出来了。”叶大少的众位媳妇们,姿?#39047;?#21483;一个一致,皆单手托着下巴,望着玉女峰巅,神将们来时,她们都知道,围殴叶辰时,她们也都看的清清楚楚,画面着实的养眼,都不知为啥,没有一个?#22902;?#30340;,目测,都不是亲媳妇。

    饭桌前,三个小?#19968;?#26368;敬业,享受着美食。

    尤属女圣体,最是能吃,饭量贼大,胃口?#33485;?#22909;,只在不经意间,瞥一眼玉女峰峰巅,也不知九大神将,为嘛揍叶辰,但叶辰挨揍的一幕,看的人心里着实爽,别提多乐呵了。

    叶大少的脸,已黑了个透顶,不知第几次确定:这帮老?#19968;錚?#37117;特么神经病,大楚那么多人,为嘛转逮我一人揍。

    “他日,俺们再来。”众神将拍了拍叶辰,一脸意味深长,来的快去的?#37096;歟冉?#24456;?#27785;錚?#33136;板儿也挺得笔直,多少年了,终是扬眉吐气了,多少年了,都没这般畅快了。

    而冥帝的神情,最是语重心长。

    仙武帝尊的神将们,果是尿性,组团把帝尊的?#21482;?#36523;给揍了,由此可见,万年前的帝尊,必定没少欺负他的神将。

    所谓风水轮流转,他也有挨锤的一天。

    叶辰脸色更黑,捂着老腰,一瘸一拐,骂咧咧的下了山巅,他还真是个倒霉孩子,大圣时被揍,如今准帝了,还是被人揍,照这架势,非得圣体大成了,才敢嚣张的走路。

    待到饭桌,众女都忍不住掩嘴偷笑,?#31181;还?#21494;大少的形态,太搞笑了,尤属那鸡窝似的头发,都能给小鸟搭窝儿了。

    叶辰深吸一口气,终是忍了掀桌子的冲动,顺带着把天谴,骂了千百遍,若无天谴,他的小日子,必定会过的很滋润,至少,能让他这帮媳妇们,感受一下何为圣体的雄风。

    饭后,众女收拾了餐具,悟道的悟道、织衣的织衣,各有所事,战后的宁静恬适,比想象中平凡,独有一份?#21494;?br/>
    小?#26007;?#21644;小杨岚又跑开了,嬉闹玩耍,天真?#27704;謾?br/>
    ?#35835;?#37027;个小魔头,又偷偷跑出去了,不知跑哪捣蛋去了。

    玉女峰竹林,一片僻静处。

    叶辰取了一方宝盒,乃狐仙儿的骨灰,葬在了鸟语花香中,给她做了墓碑,刻上了她的名,一个狐族仙子,用了九世?#21482;兀?#25442;了他叶辰一命,这也是恩情,终生难偿还的恩情。

    至夜幕降临,他才默默离去。

    可他,不曾发现,狐仙儿的墓,又生出了一朵洁白的里莲花,染着一滴露水,露水中,能见一女子,在翩然起舞。

    叶辰再回老树下,已是星辰漫天。

    女圣体就在那,一手握着刻刀,一手握着木块,安静静的看着,刻工已大有长进,但比起叶大少,还差了老远。

    “帝?#37027;?#36744;归来,你,不准备说点儿什么?”叶辰坐下了,拎出了酒壶,悠悠喝着,悠悠说着,说话的语气平平淡淡,自认女圣体,能听懂他话语的深意,也知女圣体会懂。

    女圣体停滞了一下,并无言语,继续刻?#38236;瘛?br/>
    月下,她显得颇是恬静,不知该说些什么,只见其美眸中,?#36744;?#30528;一抹忧虑,除此之外,还有一瞬瞬的?#31168;薄?br/>
    或者说,她?#20004;?#19981;敢相信,不敢相信叶辰,竟真把帝荒搬来了,亦不敢相信万域苍生,真就争来了?#19990;是?#22372;。

    此一战,很好的阐述了一句话?#22909;?#23567;的希望,在绝望面前,真有无限的可能,让她的心境,都?#30772;?#20102;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“你,究竟是什么来历、为何助天魔、又为?#31389;?#22826;古洪荒。”叶辰灌了一口酒,连番问了三个问题,以求女圣体解答,这不止是他的疑惑,也是苍生的疑惑,需要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“此刻的你,依旧无资格知道,帝荒也一样。”女圣体淡道,语气虽无昔日那般决然,可叶辰的问题,她依旧未解答。

    叶辰?#21152;?#24494;皱,眉毛轻挑,女圣体的话,着实把他吓到了,连大成圣体都无资格知道,这期间,究?#39592;?#25199;了多少。

    难道,当真只有封帝之人,才有资格知晓万古秘辛?

    “你忽悠我的吧!”叶辰斜了眼,一脸的不信。

    “帝荒来了,吾一样这般说。”女圣体?#36824;?#22475;头刻?#38236;瘛?br/>
    叶辰?#27815;歟?#20381;旧一脸不信。

    若是可以,他真想此刻就找来帝荒,想看看这小?#19968;?#22307;体,是否也敢那般说,一句一个帝荒,你丫辈分是有多高。

    只是,他哪里知道,女圣体对帝荒,自始始终,都未放在心上,一个大成圣体而已,仅是一条小溪流,还?#23545;?#19981;够看,若放在他们那个年代,如帝荒那?#28909;耍?#21482;有?#24187;?#30340;命。

    夜,逐渐深了,万籁俱寂。

    女圣体的?#38236;瘢?#32456;是刻完了,拍了?#21738;?#23633;,便慵懒的起身了,随意将?#38236;?#20002;给了叶辰,意思好像在说:老娘赏你的。

    叶辰低眸一看,刻的乃是楚萱,?#19981;?#32773;是楚灵,栩栩如生,这般刻工,已属大师级,比起昔日的癞蛤蟆,好了太多。

    女圣体起身了,迈着蹒跚小脚步,去向闺房。

    叶辰跟着起身,“还不知你唤何名,这个,总可以说吧!”

    “红颜。”女圣体未停,?#25199;?#30528;叶辰回的随意。

    “老实说,这名字,可不怎么好听。”叶辰不由摸了摸下巴,第一次见女圣体回的这般干脆,还真有点儿措手不?#21834;?br/>
    女圣体走了,娟秀的玉女峰,陷入宁?#30149;?br/>
    叶辰收了?#38236;瘢?#26395;了一眼虚无,期望帝荒到来,他有诸多疑惑,等先辈来解答,譬如楚萱?#32479;?#28789;,又譬如女圣体。

    奈何,帝荒自大战后,便杳无音讯了,不知何时来。

    “再等些?#27604;眨?#20808;辈必会复活你。”叶辰低眸看了丹海仙火,便走下了玉女峰,去了一趟龙一山峰,看了看小永生体,睡的安详恬适,梦呓着娘亲,?#20004;瘢?#37117;未?#25351;?#21069;世记忆。

    深夜,他出了恒岳宗,踏着虚无而?#23567;?br/>
    战后,这是他第一次?#21019;?#26970;,大好山河依旧在,却多显破败,还有未干涸的鲜血,有他诸天修士的,也有洪荒族人的,空气中飘飞一丝丝血雾,映着星辉月光,更多一抹赤红。

    这一夜,他去了太多地方,逛遍了南楚,又踏遍了北楚。

    与洪荒的一战,诸天战的惨烈,大楚也一样,多有势力断了传承,不知多少?#23376;言?#36523;,月下,还能听闻哽咽声。

    ?#23219;?#26970;边界,人影攒动,多是大楚修士,还有天玄门准帝,以及新加入大楚的强者,映着星辉月光,颇是忙碌。

    这忙碌,指的自是南楚城墙,经历过天魔入侵和洪荒血战,大楚的先辈们,更觉此城墙的重要性,这一战城墙?#28010;?#20102;,自是要重筑,以未雨绸缪,帝道陷阵这些,自不会吝啬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谁啊!”叶辰正看时,古三通凑了上来,还有一众老?#19968;錚?#23601;那般绕着叶辰转圈儿,语气唏嘘又啧舌。

    “准帝圣体就是不一样,霸气侧漏。”

    “这若大成了,那还了得。”太乙真人捋着胡须,感慨不已,都是?#22675;?#22307;体,叶辰的身上,时刻都?#25104;?#30528;帝荒的背影,给天庭圣主足够的时间,他年,必定比帝?#24149;?#26356;可怕。

    “吾以为,打他需趁早。”吴三炮意味深长道。

    话落,这货就跪了,被叶辰一巴掌打趴的,连带着古三通和太乙真人,也一并趴了,神将揍我老子忍了,你仨这小?#22909;祝?#29702;想也未免太远大,总想着揍?#25910;擼?#36825;毛病得改改。

    大楚第十?#39318;?#20102;,留给下的背影,饱含渐入佳境的逼格。

    ?#38712;奐一收擼?#30495;正崛起了。”大楚修士们,望的神色?#31168;保?#24635;会忆起前?#23601;?#20107;,有一个名为叶辰的小子,一路逆天而行,不知让多少老?#19968;?#27735;颜,?#20004;?#26085;,连仰望的资格都没。

    “嘛呢?干活干活。”蛮山大块头嚎道,拎着他的大战斧,骂骂咧咧的,在?#39277;?#21476;三通他们时,还很自觉的踩了过去,脚上的力道,颇够?#33267;浚?#32473;人的小身板,踩的?#21069;?#30452;响。

    叶辰已走远,踏着虚无,缓步而行,已闭了眸。

    战后,他又一次悟道,只因准帝劫压不了多久,需在此之前,尽量提升道的?#24418;潁?#22914;此,才能提升在劫数中活命的机会,他不怕雷劫,怕的是帝道法则身,整整六十四尊呢?

    遥望苍天,他的混沌大界,道则演变,演出了蓬勃的万物,大山?#33267;ⅲ?#38271;川纵横,一花一草,一树一木,皆带有灵性,每一物,都是他道的阐?#20572;?#28151;沌万道,亦是万物至圣。

    与之前不同的是,他此番混沌道中,开满了一朵朵彼岸花,嫣红似火,每一朵都有花有叶,融?#20185;?#27515;的一念和永恒。

    而叶辰,悟的就是一念永恒。

    那是时间法则,昔日若非一瞬顿悟,他已被诛仙剑秒了。

    时间法则与时空法则、?#21482;?#27861;则一样,皆是玄之又玄的道,先天便是触犯禁忌的,所属乃不同的领域,无强弱之分。

    那一片天地,因他的一念永恒,飘飞的落叶、流动的空气、倾洒的星辉、皎洁的月光,一切的一切,都好似在一瞬定格了,并非空间定格,而是时间定格,在一念中化永恒。

    这便是时间法则的霸道,强者对决,一瞬便可决出生死成败,而一念化永恒的定格,让对手,失了那一瞬的?#28982;?br/>
    所以,这法则是触犯禁忌的,真正悟透,是可颠覆乾坤的,这等无上的法则,莫说小辈修士,连大帝都望眼欲穿。

    “叶辰,你是有多妖孽。”冥帝在看,不止一次喃喃自语,无尽的岁月,他这尊帝,都?#21019;?#21450;时间法则,见叶辰悟得,怎能不感慨,道无止境,不在修为,这一点他不如叶辰。

    “不会是他的第一世,传他的吧!?#40763;?#24191;王不由摸了摸下巴,“吾?#20004;?#19981;信,先前一个小小大圣,竟能悟时间法则。”

    其他九殿阎罗,神色也饱含深意,冥帝未悟出,他们一样没悟出,无上的法则,讲究机缘,一旦悟出,便是造化。

    ?#19978;В?#20182;们无那等机缘,虽比叶辰活的就,但对道的?#24418;潁?#21364;远不及叶辰,冥界大帝都不行,更遑论他们十殿阎罗。

    秦广王的猜测,冥帝未回应,时间的法则,是否牵扯到第一世,他并不知道,纵是帝尊传的,一般人也悟不透的。

    时空、时间、?#21482;兀?#26368;可怕的三种法则,在同一人身上显现,这或许是一?#32456;?#20806;,连他这尊帝,都看不透叶辰。

    界冥山上,也陷入死一般的沉寂,一尊大帝、十殿的阎罗,都望着叶辰,?#38405;?#26080;上的法则,也皆渴望,期望参悟。

    “各自准备吧!”不知何时,才闻冥帝淡淡一语。

    闻声,十殿阎罗深吸一口气,齐齐拱手,“大帝,保重。”

    话落,十人默默转了身,各自下了山巅,奔向各处。

    PS:扣扣被?#36784;?#20102;,书友的留言,?#20873;?#20923;后,?#19968;?#23613;快回复。

    
冒险丛林怎么玩
贵州11选5推荐号码预测 中长线炒股技巧 青海十一选五下期预测 nba比分网捷报 旅游圈 一部手机 轻松赚钱 甘肃11选5预测号 大乐透17128期号码预测 亲朋棋牌官方下载完整版手机 三分彩时时彩网址 韩国快乐8开奖结果查询 快乐10分怎么买 亲朋官网亲朋大厅下载 北京pk10走势图片 pk10牛牛 北京pk10是国家开的吗 微信钱包咋给微信好友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