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恐怖修仙世界 > 正文 第890章 孤岛
    佛光普照,万邪不敢近。

    这是一行一直以来的想法。

    但不知为何,佛散发的光线越来越黯,黑暗处那些怪物也是越走越近。

    一行脸色严肃,依?#24187;?#26377;惧意。

    四周出现了很多似他一样的和尚,向着黑暗处的怪物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们是佛的信?#21073;?#19981;?#24066;?#20219;何怪物接近佛,要是想靠近佛,那就只有从他们的身躯踏过去。

    佛就在他们的背后注视着他。

    漫天的厮杀开始了。

    漫长得仿佛过了一个纪元。

    佛不断在他们身边鼓舞着他们。

    一行感到了疲惫,但心是坚毅的。

    有佛在,就算身死也不过是皈依佛国。

    只是随意的回首一看,佛不知?#38382;?#28040;失了。

    如潮黑暗将他们包围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候十三剑如一条死狗般扔在了山门之下,痛得他连爬行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他的四肢骨筋都被挑断,全身经脉更是被毁掉了。

    他只能躺着等死。

    但他没有死,有人把他捡了回去。

    是他的师父。

    师?#25954;?#22240;为他修炼邪剑被逐出了宗门,但幸好没有似他这样这么惨。

    师父把他带回去,好好疗养数月,他的伤终于好了。

    只是对他来说,还不如死了,因为他连最轻的剑?#19981;?#19981;动多少下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皱深深在雕像之下来回徘徊,他喃喃自语:?#29240;?#20961;……天尊……”

    他站在雕像的阴影之下,?#19981;?#22312;这阴影之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岁月流逝如水,杜泥的恐惧日渐加深,他的身体时不时变得如泥浆一样,散发出草叶腐烂之气。

    村里面的人对他的仇视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即使村正与小队队长为他作担保,但村里的人依然担心,害怕杜泥什么时候失控。

    杜泥也怕,他白天?#25237;?#22312;?#20381;錚?#21738;里都不敢去。

    晚上也不?#24066;?#20986;门。

    一个白天,爹娘出门劳作去了,他实在是闷疯了,还是?#37027;?#36208;了出去。

    只是还没到玩耍时,他就遇到了与他都是十岁年龄的五个小孩。

    那五个小孩就是在前几年经常欺负杜泥的人。

    杜泥想避开,但那五人围了上来,脸上露出了深深的恶意。

    杜泥的心冷了下去,他一步步退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为什么不能?#23396;?#22320;活下去……温晓一次次?#39318;?#24049;。

    在每一次饱受虫刑折磨之时,这种念头越发强烈,他一次次拷?#39318;?#24049;。

    但其实他内心知道真相。

    但他不想正视,不敢正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这么?#19981;?#38065;?”?#24515;?#30007;子再度问。

    ?#29228;?#23567;狐脸色越来越冷,他不想回答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但?#24515;?#30007;子还是一次次问。

    他的心变得烦躁起来,怒道:“唠唠叨叨问,你烦不?#24120;?#20320;要钱我可以全部给你,你不要再问了。”

    “爱钱如命的你真的?#25954;?#25226;钱给我吗?”?#24515;?#30007;子又是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,全都给你。?#38381;爬?#23567;狐低头道,他丝毫不觉得心痛,?#29240;?#35201;你不再问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不要你的钱,我只要答案,难道你还不清楚吗?你不肯回答我的问题,永远?#24598;?#19981;开这里。”?#24515;?#30007;子道。

    ?#29228;?#23567;狐眼眸里露出痛苦之色,他沉默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那天起,夜来天香不仅不再唱歌,就连说话都没有说,她闭口不跟任何人说话。

    她害怕失去自己的声音。

    能保护自己声音的办法就是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姐姐失去声音后,如艳放的鲜花般凋零逝去。

    这让她更感害怕。

    父母劝说,奶奶呵斥,但都不能让她改变主意。

    她沉溺在自己保护声音的世界里。

    但自从她怎样都不肯开口之后,她就不再是夜来家的百灵鸟。

    父母冷漠?#29420;?#22905;,奶奶更是对她弃之如?#28201;模?#20851;心起夜来家的其他拥有天赋的后代。

    这?#30452;?#25243;弃的感觉,一下子让她明白过来,原来她备受宠爱,是因为她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让她受到了重视,她不开声也让她失去了这样的宠爱。

    她开始恨自己一直?#19981;?#30340;声音,恨不?#27809;?#25481;它!

    她用匕?#23383;?#30528;自己的口,想把舌头割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除了一件事不被?#24066;恚?#20182;可以做任?#38382;?#24773;。

    这是爷爷对他的?#20449;怠?br/>
    但他其实什么事情都不想做,更不想从爷爷?#31181;?#25509;过熊家那副比山?#24618;?#30340;担子。

    不过他知道爷爷不会?#24066;懟?br/>
    于是他变得嚣张跋扈起来,在熊家就是小霸王一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那些兄弟姐妹都饱受他的欺负,去找爷爷告状,也无补于事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所有人都知道他熊飞秀是熊老太爷最宠爱的小孙子,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但熊家人只有寥寥几个知道他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。

    欺负人?#29467;?#21527;?

    熊飞秀觉得一点都不?#29467;媯?#20294;他不欺负人也不知该做些什么,他只能在?#20381;?#27450;负人,出到家外,逮着那些世家子弟就要好好折磨一番。

    巨熊城第一小霸王,可不是说着玩的。

    ?#30475;温?#36807;绸缎庄、脂粉店,他总是带着一众走狗大笑着走过。

    没有人注意到他的视线在?#25105;啤?br/>
    ?#30475;?#21435;妓?#21644;?#38393;,他年龄小当然无法做什么,但?#19981;?#30452;勾勾放?#28860;?#30528;那些妖.艳女子看。

    甚至有坊间传闻熊家小少爷早熟,那眼神恨不得把姑娘们的皮剐下一层。

    熊飞秀偶尔听到了这样传闻,他都是发出数声怪笑,变得更加喜怒无常起来。

    熊老太爷在,没人敢指责他,就连父母对着他也是无奈小声说几句。

    兄弟姐妹们说爷爷偏心,对他们严苛,对秀儿简直能宠上天去。

    很少有人知道他失去了什么。

    那些兄弟姐妹们更是不知道。

    很快他也把这事放在心底,没有再想这事。

    岁月在流逝。

    他在十五岁那年完成了束发,其实束发只是一个象征意义,谲人世家的弟子会比寻常孩子成长得更快,身体素质也更强,在出生?#26412;?#20250;被激活谲人血脉。

    在谲人血脉激活之后,更是会立刻测?#20801;?#25968;。

    他的寿数早已知道。

    他的天赋更是早已知道。

    熊家中青两代弟子中,十五年内还是没有找到能超越他天赋的人。

    他唯一的期望落空了。

    束发日之后,他?#26377;?#32769;太爷?#31181;?#25509;过了那沉重的熊家担子,成为了熊家家主。

    一夜之间他的背变得?#34892;?#20317;偻下去。

    担子实在太重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如孤岛般的世界。

    周凡的心渐冷。

    他回到这世界已经过去了好长一?#38382;?#38388;。

    如果这是幻象,那未免太长了。

    他一直在寻找方法试图破除这幻象,但什么都没法做到。

    这世界就似是真实的,世界在以自己的意志在运转,他只不过是?#30007;一?#21040;了世界,但又不幸是幽灵般的形态。

    他家的房子也在不?#20204;?#23601;被推倒了。

    一切生活的记忆都随房子的崩塌而渐渐逝去。

    而他只能眼睁睁看着。

    起初奶奶、妹妹都不见了之后,他又无法脱离,他试着去寻以前熟悉的人,如葛阳舒这些人。

    但一切与他关联的人都不在这世界之内。

    如孤岛般的世界。

    时间似乎真实地在流逝,但他几乎什么都无法做。

    他开始害怕,这平凡而熟悉的世界变得陌生起来。

    万一这不是幻象,?#21482;?#32773;是幻象,他一直困在幻象中,外面的世界时间也在走动。

    但过去了这么久,小柳如何了?爹娘如何了?李九月又如何了?虫娘呢?

    还有一切他?#40092;?#30340;人呢?

    沧海桑田,那世界又是如此危险,就算没有遇到危险,爹娘的寿数?#19981;?#24930;慢走到尽头……

    ?#21482;?#32773;失去独子的他们早已在悲痛中过世。

    周凡越想越感到害怕,他现在唯一的期望是这一切都是假的,因为船不可能被这灰雾象身所隔绝,而无法将他拉入船上。

    但就算是假的,他也好似渡过了漫长而孤独的一?#38382;?#38388;。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太难熬了,煎熬着他的心。

    这世界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,他就如一只幽灵般飘荡在如孤岛般的世界,无法与这世界建立联?#25285;?#20063;不想建立联系。

    他还要在这世界待多久?

    一百年?

    三百年?

    一千年?

    他不能再留在这世界,他要回到爹娘他们身边。

    奶奶、妹妹死了之后,他对这世界就再也没有任何的留恋。

    那个世界虽然危险,但是他在那里犹如重生,那里有爹娘、酷似妹妹的小柳、李九月、小绻他们这些熟悉的人。

    只是该如何破开这幻象?

    周凡坐在百层高大厦的天台上,看着地面如蝼蚁般密集的人流、车?#23613;?br/>
    他一切可以尝试的似乎都试过了,但都没有用。

    他似乎会永?#35835;?#22312;了这世界。

    “炼心……炼心……”周凡喃喃自语,长久以来这炼心二字犹如附骨之疽。

    他?#24187;?#30333;将他困在这里又有什?#20174;茫?br/>
    没有任何怪异之事发生,有的只是煎熬折磨灵魂散不去的孤独。

    孤独……他忽然?#34892;?#26126;白过来,原来他最畏惧的就是孤独。

    炼心考验的是他最畏惧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人最畏惧的只有自己,他们恐惧的也只有自己。”

    周凡深呼吸一口气,而踏出心关的一步是他不再畏惧孤独。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畏惧孤独?因为这世界没有任何值得我重视关心的人。”

    ?#29240;?#26159;该如何破除这让我感到畏惧的孤独?”

    “在那个世界有我重视的人,我不会感到孤独,但我现在被困在这里,这一切似乎都陷入了死循环?#23567;!?br/>
    周凡沉默起来,他忽然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开怀大笑的他解除了紫金甲?#23567;?#25226;真气防御撤掉、把符箓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站起来,数百米的高空?#31353;?#21628;啸。

    他张开手,整个人向着高空?#23396;洹?br/>
    在?#23396;?#30340;过程中,他?#38498;?#21482;有一个念头浮现:没有他们在,要我活在这永恒孤独的世界,我宁愿死!

    这是他的答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虫娘脸色发白,一步步靠近那城?#21073;?#33258;从她死去之后,她就一直避着这城?#21073;?#20174;来不肯靠近一步。

    她?#38498;?#37324;总是忍不住在想,想着那个世间温柔的女人被血淋淋吊在城墙上,?#30475;?#24819;到这幕,她心如刀割。

    底下的人总是不敢在她面前提起这事,但她知道,那个女人她的娘被吊着墙上,她在死后,人魂都被抽出来碾碎,尸首暴晒百日后又用符火焚烧殆尽。

    她生活过的村子,?#40092;?#30340;那些村民也死了。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镜都依然?#34987;?#32440;醉金迷。

    人们或许会记得她,但没有人?#25954;?#25552;起她,也不敢提起她。

    就似世间这女人没有出现过一样。

    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吗?

    她走到了城墙前,摩挲着青灰斑驳的石砖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的鲜血,其实这才正常,这里总是残酷血腥,但流血之后,又总会以最快的速度冲刷干净,粉饰太平。

    她忽然发现没有那么可怕。

    她魂牵梦萦而?#30452;?#20043;不及的墙只不过是普通的墙而?#36873;?br/>
    “你说他是好人,叫我不要恨他……”她轻声说。

    “但我总要问一个清楚,问他为什么这么狠心杀死你!”

    
冒险丛林怎么玩
981电玩城 杰克棋牌下载完整版 大乐透周一走势图-彩乐乐 开烤包子点能赚钱吗 云南11选5开奖走势图 福彩3d和值走势图500期 未成年人网上赚钱方法 青鹏棋牌有多坑 幸运农场计划专家 3的组六36注预测方法 天天乐大赢家棋牌官网 吉林十一选五前三直走势图 西安市福彩中心主任 星露谷新版本赚钱攻略 吉林11选5大小分析走势图 有极速快3的网站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