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有一种渴望不容许逃离 > 正文 第二十五章
    晚上,季新凉被娄梨和拉着一起挤在她的单人床上。

    娄梨和的半幅身子都靠在季新凉的怀里。

    夜半,季新凉惊醒,他发现怀里的娄梨和一直在挣扎,连忙拉开了床头灯,只见娄梨和满头大汗,睡衣都湿了大半,双眼紧闭,口中似乎在呻吟,又似乎在嗫嚅着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梨和,梨和!”季新凉连忙摇了摇娄梨和。

    娄梨和缓缓睁开双眼,眼神空洞迷茫。

    “梨和,你做噩梦了?#20426;?#23395;新凉摩擦着娄梨和的双颊,让她快些回神。

    “新凉···”

    娄梨和的声音一出,吓了季新凉一跳,因为这声音沙哑无比,像是荒凉岁月打磨过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醒醒,我给你倒杯水。”

    说着,季新凉?#22836;?#36523;下床,?#20154;?#21040;完一杯水回到娄梨和的身边,她已经?#27735;?#26469;,半坐在床头。

    “?#20154;?#23395;新凉将杯子递到娄梨和唇边,看着她喝了两口,才放到一边,“做了什么梦吓成这样?#20426;?br/>
    娄梨和摇摇头:“不记得了···”

    季新凉一听,笑道:?#21543;倒希?#24590;么还像个小孩子似的,被噩梦吓成这样?#20426;?br/>
    季新凉本事想逗逗娄梨和缓解一下她的情绪,却没想到娄梨和面色惨白,紧紧抓着自己的手不放开。

    季新凉连忙将她拉到怀里安抚,“没事的,都不是真的,都是梦···”

    “新凉,我很担心,我最近做梦越来越多了,我怕我的催眠可能要失效了,怎么办···”

    娄梨和的声音里,是难以掩藏的恐惧和担忧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么说?#20426;?br/>
    “这是一种预感,”娄梨和道。

    “别怕,你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娄梨和心里却莫名有一种悲哀:他们都会有事···

    ···

    转天,季新凉陪着娄梨和出去逛街放松?#37027;欏?br/>
    周围都是些中老年的街坊邻居,一开始看到彼此都很热情,但是当他们知道这是娄梨和的时候,大家的表情都变得有些厌恶,态度也有些冷淡,季新凉很奇怪,娄梨和却似乎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“你小时候好像不怎么招人?#19981;?#21834;?#20426;?#23395;新凉?#23454;饋?br/>
    娄梨和笑道:“我小时候可是这条街上出了名的小霸王,到处捣乱,他们能?#19981;?#25105;才奇怪呢。不过好在我爸爸是出了名的大好人,这才一遍遍逃过去。不?#24187;?#22825;一顿打,也够我受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时候很调皮?为什么?现在可真是一点看不出来啊。”季新凉满脸都是新奇。

    “小时候?#39029;?#20010;儿早,剔个平头像个小男孩,没事?#19981;?#27450;负别人家的小孩。后来高中才留了头发。”

    “真想看看你剃平头的模样。”季新凉想象了一下,娄梨和是很漂亮的,即便是平头,至少看上去也是个俊俏的少年才对。

    “你看不到的,我从来不照照片。”娄梨和笑道,“那时候没事就鼻青脸肿的,也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没破相,不然你这么好看的脸上有了瑕?#33579;嗫上Аぁぁぁ?br/>
    “哇,好新奇啊,被你这么一个帅气的人说好看我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!”娄梨和揽过季新凉的肩就亲了一口,正要说什么就听到迎面而来的人,半惊半?#20667;?#21898;了自己一声:“娄梨和?#20426;?br/>
    “嗯?#20426;?#23044;梨和扭头一看,“谷雨?胡安柚?#20426;?br/>
    胡安柚?季新凉的耳朵瞬间就竖起来,眼见着对面一男一女走近。

    男子身量较自己稍低,但是模样俊朗,自带一股书卷气,女子娇小,淡眉细目,还算美丽,只是嘴角边一颗痣显得有些造作。

    季新凉打量对方的时候,两人已经走到了跟前,相比对方的小心翼翼,娄梨和反倒显得更开心些,她很乐意见到当年的同学,尤其是胡安柚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在这里?#28212;?#20040;时候回国的?#20426;?#23044;梨和的开心仅限于嘴角的弧度,并没有?#25417;?#30340;动作,最近她虽然活泼了不少,那也只是因为对方是季新凉。

    季新凉发现,谷雨的面色似乎一直在变化:迟疑,试探,以及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看来这是将娄梨和当成情敌了?

    胡安柚上前一步,轻轻抱了抱娄梨和,?#32531;?#26494;开了她,退后一步,开心地说道,“好久不见了,梨和,这次我和谷雨回来是来参加今年的新生交流会的,在新校区那里,今天是来旧校区走一走。”

    “交流会?#20426;?#23044;梨和一愣,她并没有收?#35282;?#24086;,按道理说当年她作为唯一一个考进陵北的人,她应该被隆重地邀请才对啊···

    “你的邀请函在我这里,你以前一直都是留我父母的联?#25443;?#24335;,所以请柬寄到了我这里。你上了大学?#25237;?#20102;和所有人的联?#25285;?#27809;人联系到你,所?#38405;?#25165;会不知道。”说着胡安柚就从随行的包里拿出了一份淡蓝色的请柬,“?#19968;?#22312;想能不能看到你呢,一直带着,没想到真的遇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娄梨和接过请柬,看也不看?#25237;?#32993;安柚道?#24359;?br/>
    谷雨则开始注意到娄梨和身边戴着口罩的季新凉,“梨和,这是?#20426;?br/>
    “我丈夫。”娄梨和落落大方地介绍道。

    胡安柚的眼中?#20937;?#24778;讶,和谷雨对视一眼,都注意到彼此眼中的震惊,谁都没想到当年娄梨?#36884;?#21382;那?#21019;?#30340;悲痛之后能走出阴霾。

    “恭喜你,”胡安柚真心实意地对两人说道。季新凉却在他的眼神中看到一丝感激。

    感激?感激什么?真是奇怪的情绪。

    胡安柚邀请两人一起去旧校区逛逛,这时,娄梨和才想起来那边已经圈起来当作拍摄基地了,便开口道:“这个月怕是不可能了,那边被封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封起来?难道是要拆了吗?#20426;?br/>
    “不,是租出去当成拍摄基地了。”季新凉解释道。

    正说着,谷雨突然惊讶地捂住了嘴:“你不会就是季新凉吧?就是那个很有名的演员···”

    “我是季新凉,也是演员,但是有没有名就不知道了。”在娄梨和的朋友面前,季新凉变得谦虚多了,这让娄梨和想起来之前也不知道是谁说自己只要在陵北大街上站10秒就会造?#23665;?#36890;阻塞,娄梨和想到这里忍不住拿胳膊捅了捅季新凉的腰间,美目流转之间促狭地瞟了他一眼:小样,虚伪!

    季新凉忍不住勾了勾嘴角,他的谦虚不过是因为这是她的朋友。

    胡安柚和谷雨将两人的小动作看在眼里,心中便已了然,娄梨和是真的坠入情网了。

    谷雨道:“我们难?#38376;?#38754;,不如找个地方一起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娄梨和看向季新凉,得到他的点头示意,这才对谷雨说道:“好呀,正好聊聊。”

    “不如就去以?#38712;?#20204;最?#19981;?#21435;的那家吧。”谷雨道。

    老地方···娄梨和?#23454;潰骸?#37027;家烧烤摊居然还开着?#20426;?br/>
    “那可不,生意可火着呢。就在去新校区的路上,吃完了正好去参?#26377;?#26657;区的校友会。”谷雨伸手想要揽着娄梨和,但是娄梨和却条件反射般不着痕迹地躲开,仅仅伸出手勾住谷雨的胳膊,“好啊,那正好。我可是好不容易拿?#35282;?#24086;的。”

    娄梨和的动作,胡安柚没有注意到,但是季新凉和谷雨却能感受到她的亲疏有别。

    ···

    阿四烧烤店。

    过去的路边摊,如今也有了一家不小的门?#24120;?#32769;板还是小时候的那个,看到娄梨和的时候惊讶地叼在嘴里的大牙签都咬折了,“梨和?#20426;?br/>
    “四叔,你还是这么偏心,?#30475;?#26469;了都只看到梨和。”谷雨笑道。

    “说的什么话啊,傻丫头,你们来了我哪个没看见,?#24444;?#21460;指着他们一一说道,“这不就是柚子,谷雨···欸?#31354;?#20301;是?#20426;?br/>
    四叔看到季新凉的时候有些意外,当年这些孩子他没有一个不认识的。

    “四叔,这是我的丈夫。”娄梨和笑道。

    “丈夫?#20426;彼?#21460;哈哈一笑,“我们梨和还是像小时候一样,?#19981;逗?#30475;的!眼光不错!”

    娄梨和以为四叔?#21543;?#30340;是胡安柚,也笑道:“我现在这个比之前的好看吧?#20426;?br/>
    “都好看!都是帅哥,就是这个更年轻呢,你的眼光越来越好了。?#24444;?#21460;促狭地说道。

    娄梨和一笑了之。

    季新凉却很清楚,这个四叔是见过明恪的,或者说娄梨和当年和明恪的感情就算不是满城风雨,大概也是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四叔没有见外,难得这几个孩子回来,他也愿意跟他们聊天,尤其是娄梨和。

    五人围着桌子坐下,娄梨和见桌子上只有啤酒,担心季新凉晚上夜戏会有影响,便起身期外面给他拿果汁。

    待她离开,四叔灌下一罐啤酒就开始和季新凉夸奖娄梨和,“小子,你可要好好对我们梨和,她?#24895;?#24352;扬,是个小太阳,但是啊,这孩?#26377;?#29702;也很苦,很苦很苦,所以啊,你要拿出对待别人一百倍的温柔爱护她,以她的心性,她一定会千百倍地回报你的。”

    小太阳···原来娄梨和小时候很活泼吗?

    季新凉的心里很是遗憾,他多想看看少年时代的娄梨和。

    “她跟我说,她小时候调皮捣蛋呢。”

    “调皮捣蛋?我没说她不调皮啊,这事她可没说谎,论调皮捣蛋,整条街上也没人能比得过她。?#24444;?#21460;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这时娄梨和掀开门帘进来,将一大瓶果汁放在季新凉的面前,坐在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干嘛,四叔,你这是跟我老公说我黑料呢!”

    “你的黑料还需要我来说吗?老街上谁不能说出你的一百条来?哪个?#39029;?#19981;是拿你当成反面?#36867;?#23401;子的?#20426;彼?#21460;一面嗑瓜子一面笑,“放心吧,你老公我看很好···”说着凑到娄梨?#25237;?#36793;低声道:“比当年那个还好。”

    这下娄梨和彻底明白四叔指的不是胡安柚,而是明恪了。

    但是在季新凉面前她不想?#25343;?#24682;,便催促四叔去拿烧烤。

    四叔一掀门帘,“胳膊肘往外拐的小兔崽子···”

    ···

    饭桌上回到四个人,胡安柚在仔细观察娄梨和之后,?#23454;潰骸?#20320;这些年,还好吗?#20426;?br/>
    娄梨和笑了,她拿眼神瞅了瞅季新凉,对胡安柚说道:“我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以?#30333;?#26159;听你?#30340;?#24456;?#33579;?#29616;在再听还真是恍如隔世。”胡安柚勾起嘴角。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,我们很久不见了。”娄梨和?#23454;潰?#20320;这些年一直在国外吗?#20426;?br/>
    “嗯,我和谷雨一直都在国外的银行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胡安柚,咱们要不结个儿女亲家吧!”娄梨和也不知道哪一根筋搭错了,突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桌上三人皆是一愣,但是季新凉诧异之余更有几?#21482;?#21916;。

    谷雨愣愣地?#23454;潰骸?#26792;和,你怀孕了?#20426;?br/>
    “没有没有,这不突然奇想吗?#20426;?#23044;梨和笑眯了眼,“不过···我想应该?#37096;?#20102;···”

    胡安柚看着这样的娄梨和,说道:“梨和,能看到你现在的样子,真好。”

    当年,娄梨和是老街小霸王,剃着平头带着一帮男孩子混,大家都说她精神有问题,因为有人看到过她去医院买精神病的药,后来这个人被她打了个半?#26657;?#20415;再也没人敢当着她的面说这些话,但是背后的?#37266;?#38386;语却始终不断,那时候在学校里只有自己和谷雨陪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她像一株荆棘花,浑身带刺,谁也不敢惹。

    后来那个男人出现,大家才发现,啊,原来荆棘花的美不次于?#20498;濉?br/>
    那时候他才明白,一个女孩子会锋利地刺伤别人,是因为没有剑鞘的包容,当有一个男人愿意小心翼翼地呵护陪伴,让她依靠,她就会变成另一种模样。

    这个季新凉应?#27809;?#20102;不少心思温柔地呵护,才能让娄梨和化为绕指柔吧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胡安柚?#21995;?#20102;季新凉几眼,娄梨和瞧见了,马上不乐意了:“柚子,你看我男人干嘛?#20426;?br/>
    听了这话,胡安柚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,“你的占有欲这些年倒是一点没变,还愈发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娄梨和道:“这是因为我?#19981;?#20182;啊。”

    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娄梨?#25237;?#33258;己表白,季新凉去依然无法控制自己的心跳,真是难以想象这个坦然说爱自己的女子,几个月前看到自己还是爱答不理的。

    ···

    傍晚,几人坐车前往新校区参加交流会,但是?#19978;?#30340;是季新凉有夜戏,没办法来。

    新校区的面积几乎是旧校区的四五倍,娄梨和看着?#34892;?#24191;场上的灯火通明,心中感叹一声世事总是日新月异的。

    谷雨拉了拉娄梨和的袖子,“梨和,我跟你打个预防针,等会儿会有个你最讨厌的人回来,你可别跟人?#39029;?#36215;来。”

    娄梨和挑起眉毛,“你是说卢欢?#20426;?br/>
    谷雨点点头,“嗯,她现在混得不错,但是还是和以前一样让人讨厌。”

    娄梨和离开了季新凉就不太愿意说太多话,即便是在自己年少时的朋友面前,所以她并未对谷雨的话有任何的评论。

    卢欢,在高中时,的确处处和自己作对,但是在娄梨和看来,那不过是孩子间的较劲,那时候自己和胡安柚不相上下,而卢欢却一直被踩在脚下,她自然是不?#24066;?#30340;,而?#19968;?#26159;被自己这种货色比下去,她就更是气愤,当然处处和自己作对。

    说到底,欺负一个人人喊打的人,那是理所当然,心安理得。

    人的?#26377;裕?#23044;梨和的心里?#20154;?#37117;清楚。

    她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但是···卢欢和他们不一样。
冒险丛林怎么玩
江苏11选5任五遗漏号 手机好友麻将游戏 极速飞艇pk10送彩金 罗曼诺夫财富 安徽11选5基本走势带坐标 15选5华东六省走势图 nba比分最大的比赛 辽宁快乐12开奖走势图top pk10五分赛车计划软件 26选5 外围篮球比分 30选5 竞彩足球比分大赢家 福建十一选五的走势图 中原风釆22选5最新开奖 关于防范期货配资业务风险的通知